大阳集团33138 > 美术作品 > 建筑双城双年展

建筑双城双年展

2020/01/05 09:49

图片 1

Jimenez Lai (Bureau Spectacular),迷失与巡回展览现场,2015-2016.

每一个双年展(三年展)沸腾的思想派对启幕前,恐怕都有令人瞠目的前夜。2015深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UABB)正式开幕前一天,某些展区和空间还在大肆刷胶、切割瓦楞板、堆叠装置,这也许应该被视作深圳现场的一部分延伸:在Aaron Betsky主持的3D拼贴的城市案例分享环节或刘珩主持的珠三角2.0的环节现场,蛇口港周边那持续传来的打桩声同样在场。

本次蛇口工业区原大成面粉厂和8号仓库是本届深圳展场的主展区。攀上钢架楼梯,进入五个连续的圆柱形筒仓后,一旦发声,回声便充盈其间,产生一种沉入宇宙洪荒的错觉。除筒仓一层摆放的南沙原创建筑设计工作室提供的改造方案文本外,筒仓依旧还是那个筒仓,利用亦有限。一层3D拼贴城市更倾向视觉感官。令人印象颇深的是Rob Voerman的作品《混沌深圳》(Shenzhen Entropy,2015)。其外观看似一个丑陋并布满凹陷孔洞与黑屏的球体。一旦打开那道约60厘米的木门,视觉便会像一瓶液体那样被摇晃一下,稳定片刻后,继而分辨出那面巨大的黑屏(黑色树脂玻璃)是透明的,屏幕上映射的敦实的混凝土柱体并不是假象,而是8号仓库内的建筑构件。内外的界限,似有实无。房间内很暗,布置有桌椅柜以及几盅玻璃杯,这个勉强可以被称之为家的地方,因彩色玻璃的应用而使这洞穴般的内景获得了一丝梦幻的光线。Voerman自述该作品与深圳数以百万计的外来打工者相关,但在流动和脆弱中,何以为家?

二楼激进的城市学术取向较强。Interboro Partners的《排斥与包容的汇集:海滩之争》(Arsenal of Exclusion and Inclusion: The Battle for the Beach)研究内容颇具启示:一个公有的海岸线如何在日常生活中被不断撕扯,被个人与不同城镇侵蚀与圈划。私人房产主打出私人海滩标识,将外来者请出公有之域,把海滩入口乔装为前院,各城镇间也要求不同的海滩通行证,自由漫步被遏阻。Manuel Herz建筑事务所的《西撒哈拉国家馆》(Camps of the Western Sahara)以砖墙砌围出一个独立的空间,墙上还张悬着一副全球难民营的分布图。其研究著作《FROM CAMP TO CITY》展示于案头:在阿尔及利亚难民营,居住着来自西撒哈拉的难民(人们称他们Sahrawi),他们因摩洛哥占领其领土而被迫流离于他国土地。墙上展示了该地域的建筑集群和图景。16万难民,40年的居住时间,帐篷和夯土建筑错杂于地表,临时性建筑与失效的土地所有权,以及政治与规划构成的张力复杂地绞缠在一起。

而当所有人以为处于双年展现场一角那些不太起眼的企业展厅,一定是商业宣传的注水货时它们以廉价、方便运输的集装箱形式出现一部某地产商投资的纪录片却引起我的注意。在成熟的剪辑和叙事下,深圳城中村白石洲被缓缓打开:通过展示它的巷道、夜间美食以及纪录那些居住或已离开的人群故事。拍摄该片的机构是左氏文化传播机构,根据其网站显示,其业务的很大部分是为地产商开发和城市改造事件背书,与此同时,这个专业团队爬梳、纪录着深圳城市罅隙中的人情冷暖。

城市化,早已将城市变成了一个没有边际的原生影棚。这部纪录片本身即是深圳高速城市化的压缩,被打包进了彰显深圳正处于城市化巅端、宣告蛇口将处于全球贸易前缘的节日场阈;同时又作为地产经济的一次重复动作、不加批判的客观纪录,但从另一个侧面将城中村内部流动着的大量个体带到了现场。那些个体是不在场的在场,只能被框限在凝固的镜头前发言,其细小和卑微,与节日、话语权愈发拉开差距,是那个现场最为荒谬和矛盾的所在。纪录片也只能在UABB现场看,因为对于将拆传言已久的白石洲,那只正式拆除的鞋子毕竟还没有落下,有些事情依然不那么方便。而UABB现场以及宣传文本中意欲呈现的现场,深圳蛇口港的现场,以及我所亲临的白石洲内部鸡鸭人家同住但有序运转的现场,这所有的现场都令你必须试着从个人化的视角出发,去调试他们之间的差距,获得一种链接双年展场内和场外的有效途径。

深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

原大成面粉厂及8号仓库,蛇口港湾大道与松湖路交叉口

2015.12.042016.02.28

上一篇:展评:AAAJIAO“ 不确定” 下一篇:双年展的亚洲新趣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