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阳集团33138 > 著名艺术家 > 大阳集团33138:馆奴樊建川要建百个博物馆

大阳集团33138:馆奴樊建川要建百个博物馆

2020/01/19 01:21

内容概要:听说过“房奴”、“卡奴”,但你听说过博物馆的“馆奴”吗?做过知青,当过兵,做过高校理论教师,又当过宜宾市副市长,还辞官从商做过房地产,8年前开始抗战、文革文物,在四川大邑县安仁镇建起建川博物馆的樊建川就自称“馆奴”。 听说过“房奴”、“卡奴”,但你听说过博物馆的“馆奴”吗?做过知青,当过兵,做过高校理论教师,又当过宜宾市副市长,还辞官从商做过房地产,8年前开始抗战、文革文物,在四川大邑县安仁镇建起建川博物馆的樊建川就自称“馆奴”。7月18日下午,这位“馆奴”的个人自传《大馆奴》(樊建川口述,李晋西笔述 三联书店出版社2013年7月出版 定价39.8元。)在北京举行了新书首发式,马未都、秦晖、吴思、陆川等到场祝贺。樊建川讲述了自己一手创建建川博物馆的个中趣事,并直言自己的的心愿是建成100个博物馆。 自称“馆奴”愿做敲钟人 《大馆奴》从樊建川在金沙江边的童年写起,追述了他做知青、当兵、做宜宾市副市长、辞官经商,后又建博物馆的经历。 首发式上,三联书店出版社总编辑李昕一上来,就用同樊建川敲定出书事宜过程中的一个细节,来证明樊建川的成癖。“前年春天,我专程飞到成都与他洽谈出版的事。为了说服他,我郑重其事的写了一份谈话提纲,在A4纸上写了大半页纸。谈完后,建川送我上汽车,他忽然问我,"你昨晚的谈话提纲还在吗?"他接过我掏出的纸说,"我了。"我当时想,这个人成癖,由此可见一斑。” 樊建川说自己:“建博物馆、文物是为了记录和还原历史,但不仅仅是为了纪念,而是为了让每个人的心灵都直面民族创伤,让战争的记忆成为民族的思想资源。”在他看来绝大部分人都应该有平淡正常的生活,但也“应该有一部分人挺起脊梁,敲响警钟。”他愿意去做那个敲钟人。 樊建川同时还许下宏愿:“我想以一个人的力量收集文物、凭一个人的力量建一百个博物馆,做一个无愧一生的大"馆奴"。” 为拿到藏品想尽了办法 樊建川为了建设建川博物馆,不仅投入了之前投资房地产赚到的所有钱,甚至连蒙带抢都用上了。 “我向郝柏村先生征集文物时,他苦笑,说什么都没有了,只能给几张照片。我发现郝老的杯子是原"行政院长"李焕所送,就说此杯我馆要。郝老天真地说,我正在喝茶呀,我说,倒了即可。郝老抚额大笑答应,叫秘书倒茶洗杯。离开郝宅时,他的秘书苦笑着说,先生大胆,敢抢院长水杯。出了郝家,我高兴得大叫了好几声:我抢到了!我抢到了!” 建川博物馆也如樊建川自己所言,是“吃百家饭长大的”。这在《大馆奴》中都有详细记述宋美龄家属捐赠了宋美龄穿过的旗袍;四川黄埔同学会捐赠了军校课桌椅凳三件套;樊建川找到开国大将罗瑞卿的长子罗箭少将,要来了一床缴获日军的毛毯。毛毯在艰苦时期包裹过刚出生的罗箭,跟了罗箭七十多年,一直都在用,老人很不舍,但还是给樊建川拿走了。 樊建川说自己尽量多地“历史的碎片”,让后来的人能够多角度看到这些碎片,并把它们“缝起来”。他还想“给历史的人物打工,把这些人物找出来。”他举例说,“像我们四川的川军将军刘湘,明明川军就是私家资产,但是他要把川军让给中央。还有王明章,一口大金牙,他自己负伤,最后一句话,你们快撤,老子死在这里很愉快。像这种人都是值得我们去追随的人。”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掌控外资画廊的本土操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