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阳集团33138 > 著名艺术家 > 百代宗师潘天寿

百代宗师潘天寿

2019/12/27 15:47

  日前,《百年巨匠》出品人、总策划、总制片人杨京岛,美术篇总导演赵伟东,携《百年巨匠》摄制组一行,前往位于北京东郊的崔如琢工作室,通过访谈追寻潘天寿、傅抱石等大师为什么会成为大师,又为什么能够从那个时代脱颖而出。崔如琢回答:潘天寿和傅抱石最可贵的是坚守了传统,坚守着民族精神,这一点是值得我们后人、学子好好反思的。

  吴昌硕最满意的学生

  如果吴昌硕还活在人间,我相信他最满意的学生就是潘天寿。潘老在艺术上的贡献,在近百年来是最杰出的。黄胄就曾称潘天寿是百代宗师。崔如琢评价,在潘天寿早期的作品中,还有些吴昌硕的影子,但到了成熟期,无论他的山水、花鸟、人物、还是书法,都看不到一点吴昌硕的影子了,就是潘天寿自己。而且潘天寿的构图个性非常强,且很险绝,但又清新别致,格调很高。此外,潘天寿的画是越大越精彩,他把握大画的能力,章法的千变万化,在历代大师里最有代表性。潘天寿是文人画的代表,在道德上也是君子,人格高尚。他有自己的绘画理念、美学思想,不论在理论上、实践上都是独树一帜的,这就是潘老。

  为什么潘老在那个条件下能够取得这么高的成就,和他的修养与对传统的认识有关。如何对待传统,潘老讲过,中国画的民族性、传统、灵魂一定要把握住,民族的就是世界的。他讲那句话的时候,正是西方列强在经济、军事、文化上对中国进行侵略的时候。崔如琢也不无忧虑地看到,对待传统的问题到现在也没有解决,特别是近一百年来,民族文化艺术都在被边缘化。他追问道:现在我们盖棺定论的大师,基本上是民国培养的,新中国成立后公认的大师就只有一个黄胄,但黄胄是小学毕业,一天美术学院也没上过。而我们的美术学院培养了几百万毕业生,却找不到一个人的艺术成就可以与黄胄抗衡,这就是一个课题、一个问号。我认为主要的问题就是如何对待传统,对待我们民族的艺术。过分强调素描,绝对是中国画的大害,也是中国美术教育培养不出大师最重要的原因。

  指墨比笔墨生动

  说起潘天寿的指墨,同样从事指墨创作的崔如琢颇有感触。中国画讲修养,潘老是个修养很深厚的艺术家,也很全面。但是修养的全面和深厚,会出现另一个问题,就是容易理性。为什么潘老用笔画不如指墨,是用笔画就思考多,理性多。但是指墨克服了理性,没有太多时间去考虑,会随着感觉放开胸怀来画,所以指墨就比用笔画的生动。而且潘老的指墨不仅自然清新,在格局上也是前无古人的,非常别致,章法也很险绝,给人的视觉冲击力和感染力,超越很多历史上的大师。

  在崔如琢看来,中国画尤其是写意画的底蕴是哲学、意象的,而指墨艺术更能够体现中国的哲学精神。画指墨是与用笔完全不同的,因为笔可以控制,但手控制不了。所以把手放进墨盘,在宣纸上画画的时候,在没有沾到宣纸之前,墨的自然流淌是控制不了的,所以这种绘画本身就有一种偶然和必然。用笔没有画好中国画,画指墨更难画好,因为留给画家的时间很短。还有,手上的墨不多,刚开始画下去有墨,但画着画着没有墨了,墨没有到,但意到了。这些墨和意、意和气、偶然和必然、控制和不可控制的关系,都是哲学的关系。所以指墨更能够体现中国绘画的哲学,指墨作品也比用笔画出来的生动得多,比如屋漏痕的自然与生动,只有指墨才能做到,用笔就很难。

  如入无人之境的傅抱石

  傅抱石是个文化修养、国学修养、书法修养、美术史修养、古文字修养都非常深厚和全面的艺术家。我觉得他画的最好的时期是上世纪40年代。谈起傅抱石,崔如琢深为其全面修养叹服。崔如琢介绍,傅抱石对汉唐、魏晋的绘画,以及石涛都有很深的研究,据说在民国时,傅抱石一次就看过700多件石涛作品。傅抱石的抱石皴,就是从山水里的披麻皴演变过来的。石涛讲无法之法乃为至法,中国的皴法已经程式化了,但是如何更有个性,更有自己的特点,傅抱石在这方面做得非常好。

  好饮善饮的崔如琢,聊起傅抱石的酒后作画是如遇知音。傅抱石画画的时候,听说是赤膊上阵,还喜欢喝酒,经常是喝醉酒以后画一夜,第二天早上再整理,所以有方闲章叫往往醉后。说起喝酒,崔如琢还讲起1959年傅抱石画《江山如此多娇》时,周恩来还曾为傅抱石专批过茅台酒。中国画和西洋画不一样,西洋画喝醉了就不能画了,但中国的写意不同。人在清醒的时候画画,是非常理性的,而喝酒后有一种微醉,画画时更放得开。我原来也喝酒,喝酒后画画感觉是跳跃的,把墨洒到纸上,就慢慢看出一张画来,这种感觉不画画的体会不到。所以微醉时画画是感性的,非常生动也浮想联翩。当然,只有修养深厚的画家才能做到这点,如果本身修养不深厚,再浮想联翩也是瞎画,不是说喝醉酒就能画好画的。

  傅抱石对20世纪中国画的最大贡献,在崔如琢看来就是艺术创作中牢牢把握住了民族精神,中国绘画的魂没有丢。傅抱石25岁时就说,面对西方文化的冲击,要如入无人之境。有这种民族精神,傅抱石一直没有动摇,他应该说是最有代表性的一代大师。

上一篇:心灵的驿使 下一篇:重庆国际当代艺术邀请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