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阳集团33138 > 著名艺术家 > 杂志社访谈

杂志社访谈

2019/12/27 15:48

  邹琼辉女士,这里谨代表《BOSS伯仕》杂志社诚挚地感谢您接受我们的专访,让我们和读者一起走进您的工作与生活,欣赏您独具艺术魅力的艺术作品,分享您的精彩人生感悟。我们已将几个主要问题列于页。

  1、您好,请您简单介绍一下您自己从艺的基本经历,可以吗?

  我四岁多在幼儿园画了一个大南瓜,得到老师的表扬,那时就开始有了兴趣。上小学时就报了美术班,后来考上川美附中,96年又考上四川美术学院,2000年留校,2003年进修于北京电影学院,2011年进修于中央美术学院,今年将会去美国密歇根大学做访问学者。

  2、特别注意到您在美院的学习以及海外艺术交流的经历对您绘画艺术语言的成熟完善起到了重要的作用,想问下您在美国密西根大学艺术与设计学院进行学者访问期间,都有怎样的收获?(主要谈谈不同于在国内美术院校学习的收获。)及其对您今天创作产生了何种影响?

  在中央美术学院学习时,创作方式上找到了突破口,在美国、德国、意大利等十几个国家进行艺术交流,在创作理念和审美形态有了新的认识。去美国密西根大学艺术与设计学院做访问学者,看重他们对艺术创作的多维度和多元性,预期将会拓展我的艺术理论、艺术修养,并增强艺术创作的技能。

  3、请简单给我们介绍一下您 蝉怀系列、蝉语系列、禅境系列、等几个系列不同时期的代表作品,通过这些作品,分别体现了您不同阶段,状态,心境下怎样的艺术诉求,艺术情感?

  2012年以前在中央美院创作的作品主要是寻求技术的探索和新语言的表达,做的蝉怀系列用了各种方式去体现,拼贴、拓印、打磨、火烧等,色彩上追求单纯、平稳。相对来说,画面色调沉重,寻求一种弱对比,在平稳中寻找和谐。

  2013年的蝉语系列结合了一些水墨和水彩的技术,画面更注重偶然和意外效果,追求一种无意识状态。2014年春节前后,部分作品中展现了色彩斑驳、脱落的画面效果,留下了岁月和时间的痕迹。蝉不再是完整的蝉,通过化学和机械加工等处理手段,打破了它的唯美和完整。

  另外一系列,取名为禅境。此禅非蝉也,我由此想到了一种精神指向,启发的空间不再是一种叙事空间,想到了禅宗、哲学、信仰、人与神的关系。试图用远古文化的图像来对应和解释中国现代的特征,由此想到了汉像砖,这和我画面中汉代的玉蝉相吻合。我运用了汉像砖的一些构图,把人变为了蝉,把古时的马车变成了现代的汽车。同时,也运用了新的技法,采取反复的转印、预设、打磨,最终要的是打磨的过程以及留下的带裂痕的图示,这个过程是过去时,但我尽可能的让时间留下痕迹,这或许是我理解的不可言说的状态吧。

  4、您对材料的接纳与使用,凸显材料的物性语言,但并不希望仅仅将对材料的使用停留在形式的表层,而是希望同时为画面注入符号与叙事性,并使作品与自身的现实生存体验相结合,这些都从你的作品中得到比较充分的体现,这让您的作品呈现了怎样的画面意味?又表达您怎样一种创作心境?

  在创作过程中,我一直想表达对生命的感悟和对社会的看法,而蝉的生命特征正好和我想表达的东西不谋而合。我将这些生命符号凸显材料的物性语言并布局于不同色彩、不同结构、不同意境的作品中,它们或隐或显,或密集或散落,让人联想到社会中人的某种状态、某种境遇、某种悲情,以及生命之中无法逾越的宿命。于是,我作品中蝉的意象,就是生命的意象,也是关于人的意象。

  5、以您所蝉系列题材的作品为代表,独特的画面语言,原生态超自然的绘画语言,追求本真的艺术情感,创作这样的作品是您驾轻就熟的个人情感抒发还是种创新尝试,有什么深刻寓意吗?

  我一直关注生命的死亡,从2007年开始,那个时期创作出的小孩系列和老人与树系列就表达出了这种关注。在中央美院进修时,需要做一些实验性创作,我对生命、对重生比较感兴趣,我就想到了东汉的玉蝉,蝉作为一种生命符号和视觉语汇,它更能展现、贴合我的内心世界,能代表我艺术人生叙事中的一个暗语和隐喻。而且小时候我在农村生活过一段时间,对幼小的蝉和萤火虫那类昆虫感兴趣,夏天听见蝉的叫声就会觉得很舒服,这个印象特别深。你看我工作室外面,一到夏天那种感觉很好。每当我在做这个题材的时候,外面的柳树上全是蝉,蝉的叫声声声入耳,我很享受那种大自然和我的作品融为一体的感觉。

  6、欣赏您近些年来在国内外举行的众多各展中,也有不少受到海外美术界瞩目的别具一格的个展。您在进行这样的个性化的展览和艺术创作时,您追求的是怎样的效果和质量呢?如何看待艺术创作与展览的关系?以及您最希望带给观者的是什么?

  我的创作遵从我的内心,尽量真实地还原我内心的想法,在创作之前我也没曾想展览的事。如果说我想追求的效果和质量,我希望观众走到我的作品面前,能为之打动而停下,激起他们的共鸣。事实上,比如说珂勒惠支的画我就很喜欢,就是他表达的东西能够吸引我,基弗的宏大和沧桑我也喜欢,还有塔皮埃斯部分作品色彩的唯美都能触动我内心的激动。

  7、请您谈谈您在今后的艺术道路上的发展方向?您对于未来作品的创作,有没有新的思考、尝试过新的突破和转变吗?

  对今后艺术道路的发展方向,有点言之过早;我会延续现在的大主题,但创作方式、手法、媒介应该是有所改变。因为,我是个艺术创作上不安分的人,喜欢不断实验,追求突破和创作,我觉得这样很有意思、也很有激情。

  8、听说您经常与一些生物学家、文学家、化学家等朋友交流,通过与他们的交流碰撞给您的创作带来什么样的影响?以及这种跨界的合作是否能达到您想要的艺术效果?

  什么是艺术?艺术创作的方式和途径是什么?这是我不断思考的问题。

  通过和不同的人接触,我想走出所谓艺术的象牙塔去看一看,去找寻艺术多元的可能性,并捕获一些灵感。其实和他们交流过程中,换一个维度思考和看待艺术创作,是很有意思的、也很有建设性的。

  9、您如何看待自己目前的艺术生活与创作环境?什么样的环境和状态是您所向往追求的?

  创作之余,我会不定期到访不同的地方,在行走中创作,在创作中思考,我比较喜欢目前的状态。

  我很向往没有压力、自如、玩我的创作环境和状态,这样能够真实地还原我的艺术创作想法和诉求,但这个想法和向往可能一厢情愿了。

  10、您是什么个性的人?是天性乐天豪放,还是敏感多情?或者其它。这些个性爱好对您艺术观点和风格的形成有什么影响吗?

  我的性格,我自己也说不清,有时忧伤,有时愉悦,比较走极端,朋友说我应该属于大气之人,所以我有很多朋友,比较喜欢好朋友一起喝茶、聊艺术、说人生。朋友很重要,除了能相互鼓励,携手共进,同时在艺术上也能提供灵感。我很感谢我的几个好朋友、铁哥们,我受益良多。

  11、您除了绘画创作,生活中有哪些爱好?

  我日常大部分时间都花在绘画创作中,因此生活中,和家人在一起欢度时光、和好朋友在一起闲暇畅谈,是我的向往,也是我当前最大的爱好。

  12、对当下国内外的艺术生态环境及收藏市场的氛围您持什么看法?

  个人感觉,国外艺术生态环境相对要完善和健康,处在良性的发展,对艺术作品的收藏多出于本能的喜爱;国内艺术环境尚在形成过程中,发展过于激进,有点偏离艺术发展规律,但假以时日,应该会有所改善。

  13、有什么想对艺术爱好者,艺术专业学生或者艺术圈的朋友说的吗?

  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并且一直坚持下去;可能最终你未必很成功,但至少很快乐。

  14、最后,您可否提供一些您的个人资料或高清照片给我们参考,谢谢!

上一篇:艺术家邹琼辉访谈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