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阳集团33138 > 著名艺术家 > 意识驱动力

意识驱动力

2019/12/28 10:00

  仇晓飞对绘画的心理基础一直很感兴趣。无论是之前的作品还是最新在佩斯个展中展出的纯粹的架上绘画和综合架上绘画,他不断的通过意识的驱动力去让绘画发生新的可能,亦不断的通过意识来影响观者的观看体验。

  试图从过去的生活中寻找一种宁静而温暖的秩序感,构成了仇晓飞最初的绘画出发点。是批评家朱朱对仇晓飞作品的解读。关于童年的记忆的景象与氛围始终充斥在他的脑海之中,并成为他一场长时间创作的题材来源。充满对儿时记忆追溯的画面,温暖而怀旧,让生活在都市的观者在观看之时被抚慰和打动,来自于内心的平静与满足用以抵抗快节奏城市生活所带来的焦虑感,从而寻找现在自己在社会中的位置。仇晓飞自身也通过这类作品找到了自己的绘画语言。可时间渐长,他觉得作品的内容已稍显简单,2006 年以前,我的工作方式只是去寻找素材、做,但是我不创造。我的工作就是临摹然后陷入一种情境之内,对我来讲这是一种渡过时间的方式。但是慢慢地它就失效了,就像一个人对安眠药有了抗药性,需要的越来越多,但却越来越难陷入那种平静。他停止了脚步,开始寻找关于内心观念的线索。

  2013 年初,仇晓飞在上海民生美术馆做了一次名为反复的梳理式个展,在现场的黑、黄、蓝三个颜色的独立空间里,仇晓飞向大众展示了2003 年至2006 年间与记忆相关的作品、孩童时代的涂鸦以及2012 年间创作的作品。这个展览让我们看到了他寻找的一些成果和转变。在2012 年一年间的作品中,他尝试打破以往的思考逻辑和方式,摒弃了登楼已去梯个展中图像生成先于绘画过程的方式,以装置化的绘画加以呈现,这被他称之为:放任画面自由发展来捕捉潜意识的作品。观者在观看它们时,只能依靠自己的经验和记忆去串联这些图像碎片,无尽的发挥自己的想象以激活自身的潜意识。如索伦克尔凯郭尔所说:反复与回忆是同一种运动,却在相反的方向上展开;因为,人们回忆起来的,是曾经有过的:所以是一种转身向后的重复;而反复从本来意义上说,则是一种转向未来的回忆。

  去年9 月份,仇晓飞在北京公社举办了自己2013 年的第二次个展,此次展览中的作品《W》让人印象深刻。观看这件作品会有一种焦灼感,画面中没有关联和过渡的、断断续续的意识流,让人觉得不知所措,提出一个问题,在还未有思绪之前大脑又被另一个问题所占领。艺术家自己在解读这件作品时表示这完全是另一种形式的即兴而非严格意义上的绘画。当他去订购这个W 形状的画框时,完全不知道自己要画什么,之后再在这个W 的对称构图中去寻找适合它的一个图形,然后把它们的关系演变成有某种涵义的结构,在这个结构里面再去想。

  5 月8 号,仇晓飞带着他2013 年至2014 年的最新作品亮相佩斯北京,此次展览以他自造的词南柯解酲来命题,由三个部分作品组成。展厅的主体部分展出的作品为纯粹的架上作品,依旧延续着意识流,抽象的画面被随机性的颜色所占据,不同的以往的是在某个区域由闪现一些几何形态,由抽象回归到清晰。正如展览介绍所言:随着某种随机性的颜色蔓延到画面的某一区域,一些未曾被事先意识到的形象逐渐清晰,却又在叙述即将完整时被停止了下来,画与画之间被有意的建立起一个多出口的链条。观者在这些看似毫无关联的作品中找到了一个观看线索。而展览中的第一组成部分的作品:一幅关于旧电脑的绘画,在这其中,观者可以看到艺术家最初创作来源的痕迹记忆,但画面形状的不规则才是此件作品的主体,艺术家用这个形状在影响着其他的形状,带领着大家用自己的潜意识中的物体将之填满。展厅的最后部分被几个大型的绘画装置填满,彩色的灯管、木质的框架、笔触随性的绘画交相组合,亦实亦虚。这组作品被命名为解酲,可谓点题之作,在虚虚实实之间,继续着他对绘画的思考。

上一页 12 下一页

上一篇:宋明远简介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