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快乐的梦都是关于书与旧书店的

金沙城中心官网,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最快乐的梦都是关于书与旧书店的,有的是我正在光顾的老书店,而有的则是我对于未曾蒙面的旧书铺的幻想。其实他们有些已经在时光的的车轮下被碾碎,被这浮躁的世界所抛弃,但我总是不愿意这么想。因为,这些充满文学之美的小世界始终是我心中的伊甸园,能为我治愈忙碌生活留下的擦伤。
在偶然的机会下,我翻开了《查令十字街84号》这本爱书人的圣经,可能真的是天意使然。我正好翻开了海莲・汉芙小姐的密友玛克莘写给她的一封信。其中“一间活脱从狄更斯书里蹦出的可爱铺子”令我注目,我在脑海里不断编织着这似梦似幻的老书店,跟着笔者的描绘“一阵古书的陈旧气味扑鼻而来”“极目所见全是书架”构绘着那“属于我”的书店,高耸直抵天花板的深色古老书架与透着木香的古老扶手梯仿佛触手可及。当然,还有那位以老英国礼仪向你打招呼的中年绅士也好似近在眼前。这全是我心中美好的幻想,但当我回到现实放下手中的书时才发现我心里再也放不下这本书了。
《查令十字街84号》这本书前后记录了纽约女作家海莲和一家伦敦旧书店的书商弗兰克之间20年的书信往来。全书以书信体的形式记录下了这20年来的书缘与情缘,这种在文学着作上比较罕见的文体更容易令人瞩目,其中的质朴与真诚胜过华美辞藻的堆砌。即使是在当时文学泛滥成灾的英国,这种独特的文法加上柏拉图式的情感形成了她独特的风格并且征服了世界上无数读者的心。
海莲小姐与弗兰克之间从未谋面,但他们却在断断续续的购书的来信中与彼此逐渐相识,成为知己。有人说他们之间那一种朦朦胧胧的情感是爱情,我却觉得爱情这个词用得太过牵强。书中的二人对于双方都只是一场美丽的梦境,而将他们彼此联系的旧书店就是那造梦的羽毛枕。他们给予彼此的是鼓励、快乐与支持。可是就是这样充满正能量的友谊却因为大西洋与生活重担的相隔而成了永远的距离。多年之后,当海莲小姐终于在英国出版商的邀请下踏上了她梦中的土地,弗兰克却因病去世了。这样的无奈却为这本小说添上了最浓重的色彩,让这不完美的结局成为最完美的乐章。这也正应了王尔德的那句“世上有过的每一件绝美之物,背后都藏着某种悲剧。”在我看来,此文应作如是观。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