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他也离开了村子

老屋记性不好,且当年没有笔墨来记录

缩在墙角的哭泣,早就无声无息

打碎的粗瓷碗,一片片地失踪

不能逆行于时光破碗重圆

邻居二桃子说起过这事,可他也离开了村子

一切叙谈,只好无限期搁置

门板破了

关不严,以前就是这样的

一只坚持自己生活方式的小鼠

宣称受不了老猫的无情,曾轻易地冲门夺路

半夜离家出走

菜园里,有母亲的许多宝贝

她受气时,更加疼爱萝卜白菜南瓜冬瓜

菜蔬欢腾,可劲地生长

别看我现在瘦骨嶙峋,那时我也常去菜园

胆子大,敢与冬瓜比一比谁更胖

想忽略一些小小细节,比如一条家养黑狗

跑出村口,翻山涉水,半路来接我

它背来一所老屋、一座村庄

它腾空而起,右爪搭上我的左肩

很明显,它已原谅我对病中老父的忤逆

忽地,它呜呜低鸣,因我久别不归而委屈

我所离开的地方,越发萧疏

我所去的大城小城,人已很多,不缺我一个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