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个叫韩玉光的山西诗人召唤下

4月19日夜,在原平电力大酒店

手中的诗歌和内心的火焰,是他们的

接头暗号,这些来自中国地图各个缝隙的

医生、教授、局长、编辑、自由职业者

在一个叫韩玉光的山西诗人召唤下

以诗歌手艺人的身份围坐在四张圆桌前

局长与个体户把酒言欢,大学教授向小学教师

虚心请教着分行技艺,多好;

“一个叫木头,一个叫马尾”,庞培的歌铺展出

草原的绿和远方的远,大卫激动的手掌

快要将桌子拍碎,多好;

“爬山越岭我寻你来呀,啊格呀呀呔”

热情的山西诗人全变成民歌高手,多好;

石家庄的诗歌女神施施然和诗歌女汉子田耘

将要在423房间共度两个难忘的诗歌之夜,多好;

我们还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汉语,多好

我们还有无穷无尽的诗和远方,多好

在第十届梨花诗歌节开幕式上

请允许我的眼眶再次湿润。上一次是在

石家庄的诗歌朗诵会上听黄亚洲的

“大运河放歌”,当朗诵者张敏霞

奔涌的激情遭遇大屏幕上

诗歌原文的波澜壮阔,当祖国的血液

开始在大运河的血管里汩汩流淌

我的眼泪瞬间就跌落下来

“爷爷,梨花为什么开,又为什么落”

梨花诗歌节开幕式的情景剧《梨花心语》

梨树下小女孩稚嫩的声音再一次击中了我

漫山遍野的梨花背景下,爷孙俩依次穿梭于

班婕妤、郝隆、慧远大师、续范亭、刘子干

穿过那五千年的花开花落

最后来到希望的田野上

烈日下我拉低帽檐

刻意掩饰着早已模糊的泪眼

掩饰着在一颗诗心的炙烤下

随时会火山喷发的情感

我承认,是诗歌让我变得

越来越脆弱了

也许,在面无表情的人群里

我应该引以为傲

石家庄人在原平

三百公里外仍然是故乡

我们共用着一座父亲山——太行山

共用着一条母亲河——滹沱河

行至滹沱河大桥

同车的原平诗人秀蓉,显然不知道

我来自石家庄,开始热情地给我

介绍“滹沱”二字的写法:

左边三点水,右边是老虎的虎去掉几

“下面是之乎者也的乎”我立刻打断她

在秀蓉惊讶的神色中,我向她

捎来滹沱河下游对上游的问候

捎来雪花梨之乡对酥梨之乡的问候

石家庄的梨花已经谢了,原平的梨花

恰到好处地满足了一个

还未来得及去赵县看看梨花的

石家庄人

追梦人——致谈雅丽

迟迟不愿拿起话筒。原平的KTV里

我决定对你的羞涩拔刀相助。当《雪山飞狐》

片尾曲的音乐声响起,清脆的女声二重唱

立刻惊艳了诗人们的耳朵

时光在我们毫无违和感的声线里

渐渐退去。忘了这是在KTV

忘了这是在几百公里外的异乡

我们手拉着手一起回到了1992年

1992年两个追剧少女的梦里

早就藏下了诗与远方

在石太铁路线上

跨过太行山,一路向西

在石太铁路线上,怀揣一副“正太铁路”

扑克牌的人,是一个怀揣百年心事的人

取自1913年法国人照片的54张牌上

那些趾高气扬的洋人监工、太原府城门前

与洋人合影的畏手畏脚的清廷官员、

沟渠旁的工人、牵驴的农民,倒映出一部

黑白的中国近代史

照片上那些双拱桥、三拱桥和四拱桥

它们究竟都去了哪里,太原府曾经用来

防止汾河泛滥的那个镇河铁牛,也许只能

在法国人拍摄的一张黑白照片上

向100年后的人们刷出存在感

作为石家庄人,我必须要向一条铁路致谢

向在迤逦的太行山间,擎起这条

百年巨龙的1200座桥梁和23个隧道致谢

虽然火车为石家庄拉不来燕晋咽喉的

太行山,拉不来南北要冲的滹沱河

拉不来井陉盆地、肥沃的冲积扇平原

拉不来石家庄的土地下深藏的

30万个光阴的故事,但正太铁路起点的南移

确实令默默无闻的乡野小村“石家庄”

一跃而起,把一个只有200户人口

和三等铁路车站——振头站的小村

与一座华北重镇之间的距离,缩短为

短短的三四十年

潜伏者——致丁喃

身在曹营心在汉。南京的一幢银行大楼里

整日与一堆枯燥的数字报表为伍

心中却仰望诗歌的你。不敢透露

诗人身份,怕被扣上不务正业的帽子

偷偷摸摸写一首诗,变成奢侈的享受

而我,一个诗歌编辑与你的一段谈话

似乎有了解救者和被解救者的意味

我是你的上线,你是我的下线

我们都是滚滚红尘中的潜伏者

接头暗号,是诗歌

在红门书院

在东南贾村的红门书院,在韩玉光先生

祖屋的南墙上,几十张山西诗人的脸

瞬间震撼了我。其中有几张脸是我熟悉的:

雷霆、潞潞、张二棍、韩玉光

更多的脸是我所陌生的,但这并不影响

我在观察它们时所持有的亲切感

这些或微笑、或沉思的脸,具有中国诗人

的脸上应该具有的一切特质

更重要的是,这几十张山西诗人的脸

肩并肩挨在一起,出现在一个小村的墙上

这件事向我,一个外省诗人

透露出一种不可思议的讯息

简介:田耘,文学学士,哲学硕士,现为某杂志社诗歌编辑。曾获“中国诗歌网杯”美丽河北•名村古镇全国诗歌大赛二等奖、首届井底蛙诗歌奖、第二届“中国诗河•鹤壁”全国诗歌大赛优秀奖、新视野杯“我与自然”全国散文诗歌大赛诗歌类二等奖、2010年度中国诗苑诗歌大赛一等奖等。著有诗集《飞走的堂吉诃德》,诗集《诗剧场》和长篇报告文学《周台子之梦》即将出版。诗歌作品百余首发表于《中国诗歌》《芒种》《红豆》《延河》《延安文学》《诗选刊》《华语诗刊》《都市》《青岛文学》《草原》等,并入选多种选本。

相关文章